《改革与战略》

首页 > 杂志订阅 > 相关论文

民营经济发展:营商环境与法治保障问题探析

  

 

摘要:优化营商环境是民营经济发展的助推器,而法治保障是优化民营经济营商环境的基础。近年来,从中央到地方都以“放管服”改革为中心,推动营商环境制度化建设,但仍然存在设计缺乏整体性,部分审批环节多、时间长,诚信体系尚未建立等问题。对此,应切实推动“放管服”政策落地见效,降低民营企业市场准入条件,提升民营企业投资和贸易便利化水平,不断提高政府监管执法效率,构建以信用为核心的诚信体系。
关键词:民营经济,营商环境,法治保障,民营企业
Abstract: Optimizing the business environment is the booster of the development of private economy, and the rule of law is the basis of optimizing the business environment of private economy. In recent years, both the central and local governments have taken the reform of "delegating powers and services" as the central task to promote the institutionalization of the business environment. However, there are still some problems, such as lack of integrity in design, too many and too long examination and approval procedures, and a credit system that has not yet been established. In this regard, we should effectively promote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policy of "strengthening regulation and services", reduce market access conditions for private enterprises, improve investment and trade facilitation for private enterprises, continuously improve the efficiency of government supervision and law enforcement, and build a credit system with credit as the core.
Key words: private economy, business environment, legal guarantee, private enterprise
摘自《改革与战略》杂志,知网收录。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民营经济从弱到强、从小到大,在改善民生、增加就业、促进创新、稳定增长等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2018年11月,习近平[1]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提到,“民营经济具有‘五六七八九’的特征,即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充分肯定了我国民营经济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我国民营经济已经成为国家税收的重要来源、技术创新的重要主体、创业就业的主要领域,是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不可或缺的力量。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健全支持民营经济、外商投资企业发展的法治环境,完善构建亲清政商关系的政策体系,健全支持中小企业发展制度,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和非公有制经济人士健康成长。营造各种所有制主体依法平等使用资源要素、公开公平公正参与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的市场环境”。这为民营经济发展营造了更好的营商环境,提供了更坚实的法治保障。好的营商环境就是竞争力、生产力,优化营商环境就是提升竞争力、解放生产力,也是促进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重要一环。法治环境是营商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法治是最好的营商环境”[2],“法治化环境最能聚人聚财、最有利于发展”[3]。以法治手段改善营商环境,积极发挥法治规范、引导、推动、保障改革的作用,将优化营商环境纳入法治化轨道,不断推动营商环境优化,为民营经济活力充分迸发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不断开辟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空间[4]。
一、优化营商环境、依法保障民营经济发展的概念体系
民营经济是创造和稳定就业的“主力军”,是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基础。当前,在国内外形势错综复杂的背景下,更需要优化营商环境、依法保障民营经济发展壮大,稳定就业,提振内需,以旺盛内需抵御内外部风险,实现国内经济稳中向好、高质量发展。
(一)民营经济发展的营商环境界定及理论支撑
民营经济发展的营商环境包括政务环境、法治环境、市场环境、人文环境等,是指民营企业在准入、运营、退出等过程中涉及影响民营企业活动的社会要素、经济要素、政治要素和法律要素等有关外部因素和条件的总和。一个地区民营经济发展的营商环境直接影响着区域内民营企业的财税收入、社会就业情况等,最终对经济发展状况产生重要影响。对于民营企业来说,在投资过程中,必须考虑准入、经营和发展等方面的外部因素和条件,营商环境的好坏则是投资决策的重要参考;对于政府来说,营商环境的好坏已成为决定本辖区竞争力的重要因素。切实改善营商环境是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和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是提高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软实力和综合竞争力的重要手段。近年来,我国各地在营商环境方面展开了激烈竞争,更理性、准确、清晰地分析了当地营商环境的优势、短板以及营商环境改善过程中遇到的难点与瓶颈,针对性地采取措施,全面推进营商环境改善工作,切实缩小现实与预期的差距。如安徽省瞄准当前群众呼声最集中、企业反映最强烈的堵点难点问题,最大限度减材料、减时限、减跑动、减成本,积极回应群众、企业的诉求和期待[5],聚焦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企业开办、工程建设项目审批、不动产登记、纳税服务、跨境贸易、执行合同、获得电力、劳动力市场监管、获得信贷、办理破产、企业注销等20个重点领域,以更高标准、更高水平推进营商环境持续优化[6]。
(二)加强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法治保障的现实意义
民营企业按照市场规律在市场上自主追求经济利益,是自负盈亏、自主经营的市场主体,其拥有合法产权及收益权,并对合法产权及其收益享有处置、支配和使用的权利。民营企业参与市场公平竞争,若离开了法治保障,就谈不上公平交换,也就不能有效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在经济活动中,民营企业追求利益最大化,这就需要对风险和成本进行预测,最大限度地防范经营风险、降低经营成本。良好的法治环境是引进人才、技术和资金以及生产经营的重要保障,能够使民营企业家的预期利益得以实现,从而增强民营企业家投资兴业的信心。如果法治环境差,如政策不稳定、司法不公平、规则不透明,就会大大增加企业的经营风险,导致民营企业家不敢投资,民营企业资本、人才等外流。民营企业家是市场经济主体中不可替代的关键力量,民营企业及民营企业家拥有的合法产权及收益权,包括财产和收益的支配、使用和处置权,若民营企业及民营企业家在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平等参与市场竞争、平等保护产权等方面得不到法治保障,则市场主体地位的平等性和独立性就得不到保障,民营企业就会被迫“离场”,更谈不上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因此,须依法保障民营企业的产权及民营企业家的合法权益,让其对投资经营有信心、有安全感。正如2018年5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对民营企业物美集团、民营企业家张文中再审一案进行公开宣判,撤销原审判决,改判物美集团、张文中无罪[7]。这彰显了党中央依法保护民营企业产权、保障民营企业家合法权益、平等保护民营经济的坚定决心,无疑会增强民营企业家的安全感,使其放心投资、安心经营、专心创业,有利于促进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
(三)法治保障是优化民营经济营商环境的基础
良好的营商环境是民营经济发展的助推器,而民营经济所要求的公平竞争、理性预期、权利保护等都离不开有效的法治保障。因此,要实现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就离不开优质高效的服务环境和稳定和谐的社会环境,更离不开公平正义的法治环境。法治是营商环境的核心因素之一,是保障营商环境优化最稳定、最根本、最长久的手段,它有助于清晰界定政府、民营企业及其他市场经济主体等利益相关者之间的法律关系,可以有效规范和约束政府行为,确定和规范政府行使权力的范围和方式,避免滥用职权、不作为乱作为现象的发生,为民营企业提供高效、便捷、全面的服务,让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安心经营、专注发展。如果政府过度干预,民营企业产权及民营企业家的合法权益就得不到保障,那么民营企业家也就无法全身心投入生产经营,不利于民营企业的自我发展,甚至会成为民营经济发展的严重羁绊。市场经济是契约经济,追求公平竞争。在市场经济活动中,包括民营企业在内的各个经济主体都必须以法律为行为准则,离开了法治保障,契约精神将难以维系,市场竞争将会失去规则,市场经济活动也将无法有序开展。一方面,法治可以引导、规范、保护和制约市场经济关系,有效规范和制约民营企业自身的经营行为,维护信用关系、降低交易成本,避免制假售假、无序竞争,使民营企业守法经营、诚信经营,形成有利于公平竞争的秩序和规则,营造诚实守信、公平竞争的营商环境,保障市场经济活动顺利进行;另一方面,法治可以有效引导和规范社会各界对民营企业生产经营的关心、支持和帮助等行为,打击各类市霸行霸、恶性竞争、制假贩假、市场欺诈、强买强卖等破坏生产经营的违法犯罪行为,阻止损害、侵占民营企业利益的行为继续发生,推动营商环境持续优化,为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营造安全、和谐、稳定的社会氛围。
二、营商环境与法治保障出现的新问题、新情况
从中央到地方都以“放管服”改革为核心,大力度向市场放权,破解制约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体制机制问题,推动营商环境制度化建设。但仍然存在制度设计缺乏整体性,部分审批环节多、时间长等问题。
(一)“放管服”改革措施落实尚不到位
为推动政府职能转变,各地采取了切实有效的措施来促使“放管服”改革不断向纵深推进,增强了民营经济发展活力。但从国务院第六次大督查通报来看,仍然存在监管乱作为、不作为,“红顶协会”和“红顶中介”违规收费、垄断经营,以及限制公平竞争、违规设置门槛、“任性用权”等突出问题,导致“放管服”改革措施落实尚不到位。一是一些政府部门将权力下放给与本部门关系密切的中介、协会等机构,而这些机构利用下放的权力弄虚作假、垄断经营、收费敛财,违背了简政放权的初衷。如山西省药师协会利用承接执业药师继续教育的便利,巧立名目收费敛财,甚至用买杂志顶学分等形式弄虚作假,2016年6月至2019年6月,共收取培训费、工本费和会议费等约2040万元[8]。二是一些政府部门一放了之,后续服务没有跟上,监管职责履行不到位,造成监管真空。如山西省药品监督管理局未履行执业药师继续教育等法定职责,也未对山西省药师协会进行有效监督和指导管理,才导致出现协会垄断并违规超范围开展执业药师继续教育施教工作的情况[8]。三是一些政府部门“明放暗不放”,该放的权力还没有放到位,放责不放权。如辽宁省鞍山市房地产交易中心表面上将房产交易网签业务办理权限授予大程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鞍山市独家垄断办理网签业务的单位,而事实上,是市房地产交易中心在实际控制该公司,并参与管理其内部事务[8]。
(二)民营企业发展依然存在“高门槛”的限制
金融、铁路、供电等一些垄断行业的市场准入门槛高,民营企业很难参与甚至无法参与其中。这些“高门槛”限制了民营企业的业务拓展,制约了民营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一是一些地区仍然存在地方保护主义,为了维护本地企业的利益,违规设置外来企业准入条件,提高准入门槛。如广西壮族自治区要求外来的工程勘察设计企业入桂时必须进行信息登记,而信息登记时需提出资料核验申请并预约核验时间。只有资料核验通过后才可发放登记证明,若不办理信息登记或提交的资料未通过核验,该企业就无法进入施工图审查环节,名为信息登记,实为审批许可[8]。二是民营企业的发展仍然存在不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特别是民营企业有强烈的意愿参与一些政府投资项目、重点工程,但因遭受不公平对待而不得不放弃,以避免高成本或无效投入。如政府采购项目、政府招投标项目,在相同条件下,国有企业很容易获得,本地民营企业较易获得,外地民营企业较难获得。如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在国家投资工程建设项目招标文件中,对本地和外地企业通过违规设置加分的方式执行不同标准:在本辖区内注册并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企业加1.5分,近3年在本辖区内税务机关累计纳税达一定规模的企业加2分。很明显,外地企业在参与国家投资工程建设招投标活动中遭到了不公平竞争[8],这也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及有关规定。三是一些政府部门以咨询、评审、评级、评估等方式设置各种门槛,并收取较高费用,这不仅变相增加了企业负担,而且降低了办事效率。如重庆市渝北区在没有上位法依据的情况下,强制要求本辖区内所有市政基础设施和房屋建筑工程在竣工验收之前,均要到该区建设管理事务中心指定的深圳瑞捷工程咨询股份有限公司进行评估,并缴纳评估费用[8]。
(三)民营企业投资和贸易便利化水平有待进一步提升
近几年,我国不断完善涉企政策体系,投资和贸易领域审批流程虽经优化,但在政策执行当中,各种审批要件、程序、环节等手续繁多,审批服务流程不优,并联审批不通畅,一些梗阻仍不容忽视。一是一些地区政策的制定、实施随意性、主观性较强[9]。如甘肃省定西市道路运输管理局决策随意任性,违规增设出租车市场运力评估作为办证的前置条件,不按规定办理网络预约出租车驾驶员证和运输证,导致某客运汽车运营服务公司无法经营[8]。二是一些政府领导秉持“不干事就不出事”的理念,习惯于做“无为官”和“太平官”,“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在处理政商关系时,把握不好与企业交往的分寸,干脆采取“三不”(不吃、不拿、不干)措施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该办的事、该解决的问题也一拖再拖,影响了民营企业的发展。三是有的公职人员服务能力较弱、服务意识不强,不会为、不愿为、不敢为;有的在市场监管中破坏公平竞争、违规操作;有的不按规章制度办事、缺乏纪律敬畏;有的搞暗箱操作、挖空心思规避监督[10]。四是政府部门间、上下层级间及区域间信息共享机制不够健全,跨区域和跨部门协同不够,线上线下不同步,相关材料和证明无法通过网络实现共享共用,同一事项在不同行政区域间的审批要求不同,同一项目在不同部门的审批链条上执行标准、要求没有衔接好,导致实际操作过程中的办事效率低,“最多跑一次”成为口号。如甘肃省某客运汽车运营服务公司到定西市道路运输管理局申请办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和运输证,先后跑了30多次,最终该局以本市出租车运力充足为由不予办理,导致该公司无法正常经营,濒临倒闭[8]。
(四)政府监管执法方式有待规范
在日常工作中,涉企检查名目繁多,涉及采购、生产、销售、运输等各个环节和领域,而政府环保、安全、土地等各执法部门条块分割、纵向集权,相互之间缺乏协调配合,常规性、一般性执法检查不间断,多头执法、多重检查等问题依然存在。如许多生产型企业反映,环保政策的透明度和稳定性不高,环保频繁重复的检查多,而执法仅采取简单的关停措施,让企业生产经营无法根据预期进行安排[11]。政府部门在执法过程中,不同程度地存在简单粗放、不顾实际的“一刀切”现象,这种监管执法方式看似雷厉风行,实则不顾及企业,给不少民营企业带来困扰。如某省一家汽车零部件生产企业2018年上了新设备,鼓足干劲准备大干一场,但当地政府相关部门为加大环保力度,淘汰产能落后、粗放经营的制造业企业,一纸行政命令“强制要求企业耗电量比2017年降低10%以上,达不到这个要求的就要限电停工”,给该企业泼了一盆凉水。因为如果是与2017年一样多的订单,该企业的耗电量减少10%并不难,但新设备的单位能耗下降了,生产量大幅增加,总体耗电量就会上升50%左右,其实不是设备不够环保,而是订单多了。而在政策执行中却没有对此类情况作区分,企业不得不通过减少已经到手的订单来降低总能耗,影响了其收益[12]。此外,有的执法人员专业化水平低,存在不担当、慢作为、人情监管、消极监管、关系检查、滥用自由裁量权和选择性执法等问题,变相处罚、随意处罚的现象也时有发生。
(五)诚信体系尚未建立
诚信就是讲信誉、守信用,诚实、无欺。在现代法治社会和市场经济体制条件下,民营企业在市场经济活动中,在严格遵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基础上,必须实行平等交换,诚实守信,否则就会影响市场经济的正常运行。但部分民营企业逐利贪婪,失信失范行为频发,信用状况不好,干扰了市场经济活动的正常秩序,阻碍了民营经济的良性发展[13]。一是整个社会的诚信体系尚未建立,不少民营企业诚信意识淡薄,以制假售假等方式牟取暴利,突破了最基本的道德底线。二是当欺诈失信的收益大于遭受惩罚的成本时,一些民营企业为了追求短期效应,就会出现不守信的现象,以假冒伪劣商品来欺骗消费者,以假账、假合同来欺骗金融机构和政府部门,争取贷款和财政支持项目,牺牲诚信换取经济利益最大化。三是政府在引导、管理民营企业时,没有发挥好主导作用,特别是一些地方政府以各种借口违约甚至毁约,让一些政企投资合作合同成了废纸;一些地方政府常对企业开空头支票。这些行为严重违背了契约精神,非但不能引导民营企业讲求诚信,还损害了政府公信力,破坏了市场诚信机制、投资和营商环境[14],对民营企业诚信缺失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三、优化营商环境与加强民营经济发展法治保障的建议
进入新时代,要推动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必须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消除体制弊端,打击妨碍市场公平竞争的行为,打造稳定、公平的营商环境和健全、平等的法治环境。党的十九大提出:“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清理废除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
(一)切实推动“放管服”政策落地见效
强化“放管服”相关政策的执行力,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积极转变政府职能和工作方式,在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等方面迈出更大步伐,做好简政放权的“减法”、加强监管的“加法”、优化服务的“乘法”,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一是及时总结宣传“放管服”改革中的好做法、好经验,通过多渠道、多形式、全方位广泛宣传,积极营造谋改革、善改革、想改革的浓厚氛围,不断提升社会公众对改革的知晓度、参与度、满意度,深化改革效果。同时,敢于曝光改革中的不作为、慢作为、假作为、乱作为、不担当等突出问题,形成强大的舆论压力以迫使其规范行为。二是妥善处理好放权与监管的关系,厘清政府各部门监管职能和监管责任边界,强化事中事后监管,对涉及多部门监管的事项,建立健全协同监管制度,促进部门间的工作衔接和协同配合,杜绝监管盲区,确保没有监管漏洞。同时,创新监管的方式方法,积极构建起社会监督、行业规范、行政监督相结合的多元化、科学化、综合性新型监管机制,确保“放”得到位、“管”得有效。三是加大一些地方政府部门以认证、登记注册、备案等形式明放暗不放、变相设置审批等问题的清理整治力度,规范和清理行政确认、行政检查、行政处罚、行政强制等其他权力事项,防止“放管服”改革换汤不换药、变形走样。
(二)降低民营企业市场准入的各类门槛
坚持“非禁即入”“非禁即许”的原则,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在不违背现行法律法规的前提下,进一步减少民营企业市场准入限制,打破“玻璃门”、“卷帘门”和“旋转门”,给民营企业创造更大的发展空间。一是在确保国家和经济安全的基础上,打破所有制界限,引入市场竞争机制,破除行业和部门垄断,大幅度拓宽民营企业投资领域。除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关键领域和重要行业外,其余领域和行业都应允许民营企业进入,并在准入方面给予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同等的待遇。二是降低民营企业进入污水处理、垃圾处理等基础设施和教育、医疗、福利事业等公用事业领域的各类门槛,鼓励和引导民营企业进入基础产业、基础设施、社会事业、公用事业和服务业等领域,参与垃圾发电等新能源开发项目,减少甚至取消阻碍民营企业进入养老、医疗、教育等领域的附加条件。三是打破行业垄断经营的格局,推进民航、铁路、公路、电力、通信等垄断行业改革,积极培育市场竞争力量,放松或放开垄断领域和行业的市场准入限制,允许民营企业等各类市场主体参与竞争,在竞争中增强民营企业的竞争力,提高民营企业活力和被打破的垄断行业的经济效率。
(三)提升民营企业投资和贸易便利化水平
聚焦民营企业的痛点、堵点、难点问题,优化政府服务,完善政府公共品供给与公共服务体系,充分对接民营企业的办事需求,寻求各项需求的最大公约数并予以回应和解决,打通政策落实的“最后一公里”,提升电力供应、财产登记、融资信贷、跨国贸易的便利度,最大限度利企便民,形成服务民营企业的优势。一是在出台优化民营企业营商环境相关政策时,必须把上级精神和本地实际结合起来,严格遵循合法性审查、风险评估、公众参与、专家论证、集体讨论决定等科学法定的决策程序,充分尊重民营企业家们的合理、合法诉求,优先倾听他们的心声,杜绝用专家的意见代替他们的意见,保证政策自身的科学性、可操作性以及决策的民主化、法制化。同时,在制定和实施过程中,要注重政策及时精准、稳定连续、程序简便,绝不可随意任性、朝令夕改。二是强化对党员干部的教育引导和业务培训,不断开阔干部视野,增强服务意识,切实解决好党员干部服务民营企业的作风和能力问题,努力打造理论强、业务精、能作为、敢作为的服务型干部队伍,为民营企业发展当好“店小二”、做好“娘家人”,用党员干部的“辛苦指数”换取民营企业的“发展指数”。三是定期组织党员干部开展对民营企业的调查研究,倾听和及时回应他们的诉求,了解他们的痛点、难点和堵点,分类施策,切实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同时,建立监督机制,开通咨询投诉热线,从严从重从快查处损害民营企业利益、严重破坏营商环境的案件,涉及的单位和人员都要公开曝光,处理绝不手软、绝不护短,促进政府各部门和单位提高服务质量和工作效率。四是各级政府运用互联网、区块链、人工智能、大数据等信息技术手段,加快整合共享政务信息系统,构建网上并联审批系统,电子证照、电子档案、电子签名和电子印章在跨部门、跨层级政务服务中互信互认、共享应用。民营企业在办理投资、不动产登记、市场准入、建设工程等手续的过程中,政府相关部门能够通过数据共享获得的申报材料和信息,不得要求民营企业另行提供,推动跨部门、跨层级联办事项的数据资源共享利用,实现全流程“最多跑一次”,甚至一次都不用跑。同时,优化简化通关流程,建立执法互助、监管互认、信息互换工作机制,对进出口环节审批事项进行依法删减,取消不必要的监管要求,简化通关、缴税等手续,提高民营企业跨境贸易便利化和通关效率。
(四)不断提高政府监管执法效率
全面改进监管执法模式,采用以“综合监管和执法”为主,“智能监管”和“社会监督”相互补充、配合的模式,随机确定检查人员和检查对象,及时公开检查结果,减少执法者权力寻租和自由裁量权滥用的机会,有效防止选择性监管和随意执法,不断提高政府监管执法效率。一是正确处理好保护民营企业合法权利与政府行政部门监管执法权力的关系,坚持“法无禁止即可为”的原则,尊重民营企业经营自主权;坚持“法无授权不可为”的原则,规范政府部门监管执法的行为,依法支持政府部门打击制售假冒伪劣商品、治理市场违法侵权行为、规范和整顿市场经济秩序。二是进一步厘清政府监管执法部门的责任边界,明确各部门的监管执法职能,力促监管执法部门依法切实履行职责,有效实施监管执法的相关法规制度,杜绝因监管执法职责边界不清晰而出现监管执法冲突或监管执法推诿的现象。三是积极整合政府监管执法职能和机构,推动监管执法力量下沉、重心下移,推进跨领域、跨部门综合监管执法。强化跨部门监管执法的技术支撑,建立健全协同监管执法制度,完善多部门、跨部门纵向互通、横向互联的工作衔接和协同配合机制,最大限度发挥协同监管执法的优势,推动涉及多部门、跨部门监管执法的事项实现联网监管执法,确保没有监管执法漏洞和盲区,杜绝多头、多重监管执法。四是充分依托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等现代科技手段,实现“信息化+标准化”“制度+技术”“线上+线下”等精准化、智能化、动态化、立体化的监管执法,建立24小时全天候实时监测执法管理系统,最大限度压缩监管执法中自由裁量权的弹性空间,最大限度保证监管执法的规范性、公平性。
(五)构建以信用为核心的诚信体系
信用约束是促使民营企业守法诚信经营的重要抓手。实施信用约束和部门联合惩戒制度,以信用监管为核心,充分运用信用约束和激励手段,加大对失信民营企业的惩戒力度和对诚信民营企业的激励力度,及时公开共享信用信息,形成惩戒失信、褒扬诚信的制度机制,让失信者受限、守信者受益。一是严格依照法律法规以及相关政策规定,科学界定民营企业的守信和失信行为,完善诚信档案、失信黑名单制度,建立健全异议申诉、信用修复等机制,开展失信联合惩戒和守信联合激励工作,保护民营企业合法权益。同时,加强征信服务平台、公共信用信息平台建设,建立跨领域、跨部门、跨地区的联合惩戒与激励机制,公开和共享信用信息,形成行业组织自律管理、信用服务机构积极参与、政府部门协同联动、社会舆论广泛监督的共同治理格局。二是各级政府有关部门要大力推介诚信民营企业,在银企对接、会展等活动中重点推介诚信民营企业,及时将民营企业诚信、优良的信用信息公示在政府有关部门的网站上,讲好民营企业的诚信故事,在招商引资配套优惠政策、财政性资金项目安排等各类政府优惠政策实施中,优先考虑诚信民营企业,让诚信成为政府配置资源的重要考虑因素。三是注重运用大数据手段,根据信用记录和信用评价分类,对连续多年无不良信用记录和诚信典型的民营企业,在办理行政许可过程中,除法律法规要求提供的材料外,可根据实际情况实施“容缺受理”和“绿色通道”等便利化服务措施,如部分申报材料不齐全的,可以书面承诺在规定期限内补齐,即可先行受理。引导商业销售和金融机构等市场服务机构给予诚信民营企业便利和优惠,使诚信民营企业在市场中获得更多实惠和机会。四是引导民营企业主动发布产品服务质量或综合信用承诺等专项承诺,接受社会监督,联合惩戒食品药品、生态环境、安全生产、消防安全、工程质量等领域的严重失信而严重危害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行为,依法打击恶意拖欠货款或服务费、恶意逃避债务、合同欺诈、恶意欠薪、非法集资、制售假冒伪劣产品等破坏社会正常秩序和市场公平竞争秩序的行为,依法依规加强对有履行能力但逃避执行、拒不履行等严重失信行为的民营企业的约束和惩戒。

期刊简介

主管单位:广西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广西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国际刊号:ISSN 1002-736X
国内刊号:CN 45-1006/C
邮发代号:48-47
(2019版)复合影响因子:1.297
(2019版)综合影响因子:0.607
刊期:月刊
开本:大16开
语种:中文
发行范围:国内外公开发行
投稿邮箱:ggyzl5@163.com
地址:广西南宁市思贤路绿塘里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