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与战略》

首页 > 杂志订阅 > 相关论文

职业选择、就业竞争与人的发展— —兼论收入分配的不平与不公

  

 

摘要:以机会成本为理论支撑,对职业选择展开经济学分析,得出机会成本视角下的职业选择是在比较下诞生的。这种职业选择考虑了非物质因素(兴趣、爱好),付出最低的总成本,并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得到最大收益。不同职业的终身收入节奏不同,应选择终身收入最大化的职业,而非短暂收入最大的职业。收入分配的不平与不公是两回事,不能以短暂收入来衡量社会收入分配的差距。以行业准入和同工同酬为研究视角,对就业竞争进行分析,结果表明,行业准入制度提高了就业竞争门槛,加剧了就业竞争;同工不同酬的现象普遍存在,是弱者同强者竞争的有力武器,随着竞争的加剧,同工不同酬的现象将减弱甚至消失。
关键词:职业选择,机会成本,就业竞争,基尼系数,同工同酬
Abstract: based on the theory of opportunity cost, this paper makes an economic analysis of career choice, and concludes that career choic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opportunity cost is born in comparison. This career choice takes into account nonmaterial factors (interests, hobbies), pays the lowest total cost, and maximizes the benefits over a considerable period of time. Different occupations have different rhythm of lifetime income, so we should choose the occupation with maximized lifetime income instead of the occupation with the largest short-term income. Inequality and inequality in income distribution are two different thing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industry access and equal pay for equal work,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employment competition. The phenomenon of unequal pay for the same work exists universally, which is a powerful weapon for the weak to compete with the strong. With the intensification of the competition, the phenomenon of unequal pay for the same work will weaken or even disappear.
Key words: career choice, opportunity cost, employment competition, gini coefficient, equal pay for equal work
正文:本文摘自《改革与战略》杂志。
影响人的发展的因素有很多,职业选择是影响人全面发展的重要因素。任何决策都需要考虑成本,职业选择也不例外。机会成本视角下,放弃在其他地方就业的最高收入作为职业选择的重要标准;收入与职业密切相关,不同职业有着不同的收入节奏,对职业选择也具有重大影响,从而影响人的全面发展。行业准入制度和同工同酬对就业竞争也具有重要影响。因此,本文基于机会成本视角,对职业选择进行经济学分析。基于行业准入和同工同酬视角对就业竞争开展分析,找到职业选择和就业竞争与人的全面发展的相关性,以期促进人的发展。
一、职业选择与人的发展——基于机会成本视角
(一)机会成本原理
机会成本,即放弃了的最大代价。即将一种稀缺、用途多样、可以自由流动且得到充分利用的资源用于某一用途时,人们必须放弃其他用途且该用途的价值最高[1]。现实中,我们无法想象放弃的选项价值究竟有多大,无法确定放弃了的最大代价具体有多大价值。理论上,机会成本可以这样理解:假设面临A、B、C三种选择,选择A的收入是500元,选择B的收入是800元,选择C的收入是1000元,它们各自成本分别是多少呢?当选择A时,放弃了B和C,放弃的最大代价是C——1000元收入,因此A的机会成本是1000元。同理,B的机会成本也是1000元;C的机会成本是800元,因为选择C,放弃了A和B,B为放弃的最大代价——800元收入。
(二)机会成本视角下的职业选择
放弃的最高收入才是机会成本,只要所面对的最高收入不变,不管其他选项收入如何变化,机会成本都不会改变。将机会成本原理运用到职业选择中,又由谁决定我们今天的职业?大多数人认为我们选择职业由自己决定或与父母共同决定,但从经济学角度看,当今选择的职业受多种因素的制约,最为重要的是社会其他人对各种职业观感的影响。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我们可以选择的职业范围不断变化,我们现在无法选择100年前或50年前的职业,如背夫、挑子客、钉马掌师傅、赶大车、人力车夫、摇橹船工、打铁匠、磨剪刀的师傅、弹棉花的师傅等。如今,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很多职业即将消失,如银行柜员、加油站工作人员等。今天我们能选择的职业范围都是被大多数人认可的,所以,经济学认为,职业的选择很大程度上由他人决定,在大多数人共同认可的职业范围中,选择自己感兴趣、付出的成本最低、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具有最大收益的职业或职位。
从机会成本角度看,成本就是放弃了诸多选择中的最大代价,但放弃的最大代价是什么,这难以衡量。机会成本在分析职业选择时也容易出现误区,忽视最大可能性,如当选择研究唐诗、宋词作为自己的职业时,就一定需要以放弃选择做软件工程师作为最大代价吗?这可以通过分析两种选择获得的收益来衡量,但无法保证求职者一定有成为软件工程师的可能性。
因此,机会成本视角下的职业选择除了按照放弃了最大的代价来判断外,还需要满足两个重要的前提条件:一是放弃最大代价能实现的可能性。当我们面对A、B、C、D四种职业选择时,如果选择了A职业,一定是以放弃B、C、D职业为代价;如果B、C、D三种职业对选择人来说根本就不适合或穷其一生都达不到职业岗位的要求,就无法作为比较对象。二是衡量放弃最大的代价没有考虑到非物质方面。一般而言,放弃的最大代价往往都是以金钱或能看到的显性物质资料来衡量,事实上还应重视其隐形成本,否则无法准确判断出一种职业选择可能带来的物质给予就一定大于其他职业选择带来的幸福感和愉悦感以及亲情、友情等。
正如亚当·斯密在其《道德情操论》里所说:“我们在这个世界上辛苦劳作,来回奔波是为了什么?所有这些贪婪和欲望,所有这些对财富、权力和名声的追求,其目的到底何在呢?归根结底,是为了得到他人的爱和认同。”[2]当前,我们处于社会急剧变革的时代,大规模陌生人之间的高密度和精细化的协作是这个社会进步的基础,因而,我们需要得到他人的认可,职业选择需要得到他人的认同,职业选择不是由自己决定的,而是由社会决定的,人的幸福感和成就感也是由社会决定的,幸福感来源于社会成员之间的比较。机会成本视角下的职业选择也是在比较下诞生的,这种职业选择考虑了非物质因素(兴趣、爱好),付出的总成本最低,并且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得到的收益最大。
二、职业选择与工资收入
(一)不同职业收入节奏的决定因素
不同职业下收入节奏的决定因素不同。有些职业是按工作时长来计算收入的,如按小时计算工资的称为小时工;按产品数量来计算工资的称为计件工,这些职业的明显特点是工作成果容易衡量和考核。大部分职业是按月来计算收入的,有些工作甚至按年来计算所获得的报酬;如果一份工作按天或小时来计算工资,选择这些职业或工作岗位只需完成一些重复性的工作;如果工作收入按年薪发放,如科学家、研究员、教授、职业经理人等具有创造性的工种,就不需要每天都计算工作量,任职者可以有一个长远打算。有些职业按照投入产出来计算收入,如清洁工、营业员、教师等,这些职业只要付出劳动就会有收入,但也有些极其冒险的工作岗位是按照成果来获得收入的,不管前期投入多少,如果成绩没有达到要求,可能什么都得不到。有些职业按工作品质鉴别的难易程度来确定收入,如从事销售工作,卖出多少东西,就能得到多少提成,很容易衡量,他们的收入在较短时间内就可以获得,但研究员或大学教师的收入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持续获得的,很多大学老师都有“事业编制”或与学校签订了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为什么大学教授不一次性拿一大笔收入,而是将自己的收入分摊到一个较长的时间段里,一直拿一份不太高的收入呢?原因是销售人员的工作品质很容易衡量,而大学教授在学术、科研、教学质量等方面所作出的贡献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会显现[3]。
(二)职业选择与终身收入的最大化
1.不同职业类型的终身收入节奏不同。现实生活中主要有三种不同的职业类型,形成了三种收入节奏:一是明星、演员、销售等职业,他们年轻时收入非常高,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收入逐渐下降,到了中年和晚年收入微薄,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二是如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企业的普通职工以及一些体力劳动者,他们的收入一开始就缓慢上升,一直比较平稳,没有大起大落;三是医生、大学教授等,他们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收入水平较低,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的收入越来越高。
2.职业选择与终身收入最大化。人的发展追求的是终身幸福总量最大化,而不是短暂的最大幸福。人们所选择的职业给自身带来的收入不是短暂收入最大化,而是终身收入最大化[4]。其中:V为不同职业选择所带来的终身收入的现值;An为不同职业下的年收入;R为资本化率,与所获得收入应承担的风险呈正相关;N为收入年限。根据公式我们可以得出以下职业选择与终身收入最大化的结论。(1)不同职业的年收入不同。即A值不同,终身收入会不同;不同职业A值的变化规律也不同;有的A值在前n年较大,有的A值在中间n年较大,有的A值在后n年较大。(2)不同的职业所带来的终身收入与其承担的风险相关。风险越大的职业,对应的R值越大,终身收入反而越小;反之,终身收入越大。(3)终身收入与年限相关,年限越长,终身收入越大。所以,上述三种不同的职业类型,三种不同的收入节奏,究竟哪一种更好呢?一个重要原则就是按照他们自己对未来的预期,选择使自己终身收入最大化的职业。人们对未来的预期收入不同,所选择的职业就不同,当然,因为兴趣和爱好的不同也可能选择不同的职业。不同的职业有不同的收入节奏,不同的收入节奏会影响人们每一个阶段的收入。
随着医学技术的进步,人的寿命越来越长,退休后还有很长的一段空闲时间。这一段时间应该如何度过呢?根据日本的经验,人们往往会选择第二职业,延长收入年限,实现人的发展和终身收入最大化。人的发展需要站在时间维度来看待,通过延长时间维度的方法,脱离被束缚的现状,让人看到未来,以更高维度来看待人的发展,不断修正当前职业选择和发展的方向,这样更容易达到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的第五阶段,实现自我发展。
(三)相同职业议价能力取决于在别处的机会成本
在单位的议价能力取决于人在别处的机会成本,如果其在别处的机会越多,即在此工作岗位上的机会成本越大,那么其在这个单位的议价能力就越高。如果一位员工在别处的机会已经用完,即他在当前单位收入是众多选择中最高的,那么他就没有任何收入议价能力,只能待在当前的单位工作。
要提高自身的议价能力,关键在于如何估计自身潜在的工作机会,也就是在别处的机会成本。经济学有个非常重要的概念——“租”,“租”是对资产的付费,是旱涝保收的收入,是不管自身投入多少都会得到相对固定的收入。如果将自己看得很低,认为其他工作比当下的这份工作获得的收入低得多,那么就是在享受当下这份工作所带来的“租”;相反,如果认为其他工作收入非常高,却待在目前的工作岗位,那么当前工作岗位的成本就非常高。职场中,很多员工往往看到的是当下短期的“租”,不愿意将更多时间和精力投入自身的工作中,希望通过减少自身工作的时间和付出,以此获得更多的“租”。所以,要想提高职业议价能力,使自身获得更好的发展,应当将眼光放得更长远,专注于对个人成长具有长远意义的事情上。比如投入更多时间来学习相关职业技能,与领导、同事处理好各种关系,这也是一种“寻租”方式,通过扩大自己的投入来主动获取更大的收入,最终得到更大的“租差”,实现人的发展的“高级化”。
(四)收入分配的不平与不公
经济学有个重要概念——基尼系数。如图1所示,横坐标表示累计人口百分比,纵坐标表示累计收入百分比。一个社会里如果人口百分比与对应人口所占收入的百分比相同,这是一个收入绝对平均的社会;如果1%的人口占整个社会收入的99%,这是一个收入极端不平均的社会。当然,任何社会都不可能出现这两种极端情况,最可能的情况是由洛伦茨曲线包裹的区域面积,该区域面积越大,整个社会的收入越不均。然而,前文已经提到,不同职业、不同年龄的人的收入节奏是不同的,人追求的是终身收入最大化,而非短暂收入最大化。由于不同的人对未来有着不同的预期,会在不同年龄阶段选择不同的职业,而基尼系数测算办法是用短暂收入来衡量人与人之间的收入不均,这是基尼系数的致命缺陷,人与人之间的收入差距只有放在终身收入维度上才能更好地衡量。如一个成年人到幼儿园后,就会发现幼儿园里的体重基尼系数飙升,我们不能就此下定结论认为,人的体重差距被拉大了,之所以会产生这种差距,是因为幼儿园的小朋友还未达到成年人的体重。尽管社会整体福利水平有所提高,但很多专家学者认为社会中富人与穷人的收入差距越来越大,持这种观点的人忽略了社会圈层变动的事实,收入阶层之间是不断流动的,当今社会不同圈层之间的壁垒最容易被打破,今天的富人不一定是昨天的富人,我们应当承认收入的不平。造成收入不平有诸多原因,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不公。所以,当社会的基尼系数呈现出上升态势就急于制定收入再分配政策,不但无法打击收入不公行为,而且还使得合理的收入不均因素也受到抑制。
三、就业竞争与人的发展
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指出,人的全面发展包括需要、能力、个性和社会关系的全面发展。就业与人的全面发展密切相关,通过就业竞争让所有人在能够接受的待遇水平上都能找到工作,实现充分就业,让劳动力和设备都达到被充分利用的状态。通过就业实现人生存所需要的资料,在就业过程中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并实现劳动者自身的价值,在就业竞争中展现个性,让个人的社会关系得到丰富和完善[6]。行业准入和同工同酬都是影响充分就业的重要因素,因此应加强综合治理,推进分配体制改革深化,优化收入分配结构[7],逐步消除行业准入对充分就业的影响,实现人的全面发展。
(一)行业准入与就业竞争
人们做出了职业选择之后,就会发现相同职业或岗位可能会存在大量竞争者,已经进入和未进入者也存在竞争,因而竞争更加激烈。就业竞争者之间往往会想方设法提高竞争对手的准入门槛。前几年中国的很多行业准入制度,都是由已经获得执业许可的人来制定的,他们不想与进入该职业的从业者竞争,因而他们倾向于不断提高行业准入门槛。如大多数人认为注册会计师的理论与实践经验越丰富越好,因此倾向于提高注册会计师的准入门槛,但从经济学角度看,不断提高准入门槛必然会提高就业成本。怎么样才算一位好会计师、好建造师、好教师、好理发师?这个标准不应该人为确定,应当由市场确定。如果一味提高行业准入标准,最后进入该行业的人会逐渐减少,最终由消费者买单,付出更高昂的成本。
近年来,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都出现了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职业资格许可制度越来越流行。据调查,美国500多个行业中,有25%左右的职业在一个州里会受到职业资格许可的限制。在中国,职业资格要求也十分普遍,除了注册会计师之外,还有资产评估师、注册税务师等职业资格要求,这些建立职业资格许可制度的人,往往是既得利益者,他们也是推动职业资格许可制度的人,是行业内部者,而不是消费者。一般而言,职业资格许可制度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完成必要的考试,获得相应的职业资格证书,考试种类非常多,考试内容不贴近工作实际,很多工作中用不上的内容也要考试。有经济学家研究表明,各种考试的不及格率与当年的失业率高度相关;行业准入门槛越高,工作越不好找,加剧了就业竞争。二是对学历的要求,参与职业资格考试的人必须是全日制专科或本科及以上学历的获得者,并且接受过学校的正规培训,这一点在工作实际中根本没必要。三是相关工作经验的要求,获取职业资格证书,必须有相关的工作经验,学历越低,需要的工作年限就越长,如考取房地产估价师,若是本科毕业,需要有四年的相关工作经验。这样的高门槛使得就业竞争越来越激烈[8]。
李克强总理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以来,国家建立了科学的职业资格目录,除关系到国家安全、公共安全及人身财产安全的职业资格作为职业准入资格外,其他职业资格均有所调整,国家连续取消了7批434项职业资格,70%的职业资格被削减,解决了职业资格泛滥问题,减轻了人才负担,激发了市场主体活力,降低了就业竞争门槛,推动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二)同工同酬与就业竞争
当前,很多企业都标榜自己单位实行同工同酬制度。国家劳动法也规定了企事业单位必须实行同工同酬,不分性别、年龄、民族、区域等,只要提供相同的劳动量,就可以获得同等报酬[9]。从经济学角度看,同工不同酬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就业竞争。由于竞争的压力,企业老板会减少同工不同酬的现象。现实中确实存在这样的现象,同工同酬的企业,两个人同时应聘某一岗位,企业只要一个人的情况下,会怎样选择?一般情况下,企业会选择“配得上”该工资的人,这对于就业能力较低的人是一个致命打击。现假设A的工作质量比B高,企业老板选择了A,在同工同酬前提下,B确实没有竞争优势,但如果B只要合理的工资,甚至比市场价格更低的工资,这样B将会把工作质量较高的A淘汰掉,这就是弱势群体的“就业竞争优势”。一些企业如果实行同工不同酬,偏向于招聘工作质量较高的人员,并且给工作质量较高的人员开出更高的工资;但另外一些企业为了减少开支,在同工的情况下,更愿意招聘工作质量一般的人员,如此企业便可以获得更多利润,更具有竞争优势,在竞争压力下,同工不同酬的现象将逐渐被减弱甚至消失[10]。

期刊简介

主管单位:广西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广西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国际刊号:ISSN 1002-736X
国内刊号:CN 45-1006/C
邮发代号:48-47
(2019版)复合影响因子:1.297
(2019版)综合影响因子:0.607
刊期:月刊
开本:大16开
语种:中文
发行范围:国内外公开发行
投稿邮箱:ggyzl5@163.com
地址:广西南宁市思贤路绿塘里1号